换成那些真正的枭雄,或许根本不会被这种问题所苦恼吧。可惜严绍不是,他现在被许多人称之为豪杰,可是严绍自己却很清楚自己不过是一个先知先觉的普通人,有着许多普通人都有的缺点,其中也包括了对亲情的眷恋。

    他将貂蝉跟蔡琰带回北海时,的确是出于对二者美貌的垂涎。但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却是不可能的,如今貂蝉的义父要去杀蔡琰的父亲,等于是将自己夹在了二人中央,自己的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这个王允啊,为何非要如此...”狠狠的踹了一下桌子,严绍也有些恼怒的道。

    这时麾下诸将基本上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严绍也不可能当着麾下诸将的面说这种话。做主公的,若是只顾着儿女私情,很容易会让帐下的文武感到失望,最终被抛弃掉。

    这一点,严绍可是心知肚明的。

    只是...

    长安那边的事情,也一样不能放任不管...

    “将张涧给我叫来...”说着严绍坐在椅子上,眉头微皱,似乎是在思索着此事是否妥当,手指也在细细的搓动着。

    这时外面正刮着大风,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