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什么人?”看着站在牢门外面的张涧等人,蔡邕有些惊奇的问道。

    要说蔡邕在这时还是有较大影响力的,尤其是在士人中更是如此,成了阶下囚之后也受到了许多照顾,就连王允本身也没有因为政见上的不合而虐待他,反倒是因为对方士大夫的身份进行了妥善的安排。

    至少蔡邕现如今住的牢房,阴气确实是重了那么一点,其他方面是真的一点都不差。如今蔡邕坐在里面没有半点狼狈,就好象坐在自己的家里面一样,只是潮湿的环境对身体难免有些不利,何况蔡邕的年纪还这么大了…

    “大人何必问这么多呢…”张涧有些焦急又有些无奈,要知道这可是长安城里面的牢房啊。现在董卓确实是死了,可是城中的防备却没有半点减弱,恰恰相反,为了防止董卓的余孽起来作乱,城中防备的情况还很森严,要不是这已经是后半夜了,就是铁人也给休息休息,他们想闯进来还真没那么容易。

    “这位壮士又何必遮遮掩掩?若是不愿透露身份,就请这位壮士先回吧…”蔡邕也有着自己的坚持,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