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曹操为父报仇,兖州兵马不断涌入徐州以来,陶谦军同曹军的战斗过程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胜利的次数少的可怜,甚至可以用从来都没有获胜过来形容…

    敢先军的这次胜利,是徐州土地上仅有的一次胜利,一战便覆灭了曹军最精锐的骑军,也使得徐州上下兴奋不已。才刚回城没多久,陶谦就已经命人在州牧府中开办酒宴,宴请青州军跟徐州军的人,同时还派人送了许多的酒肉到敢先军驻扎的兵营里去,犒劳将士,这也是过去军队获胜以后才有的事情…

    应该说这次的酒宴还是宾主尽欢的,途中年纪老迈的陶谦不得不暂时退下,却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人的酒兴。

    等到回到由糜家提供的,让严绍暂住的宅邸时,如管亥等已经是醉的一塌糊涂,只剩下严绍、赵云等少数既然还算是清醒的,当然,这其中也有严绍并不饮酒的缘故在里面。

    换一个场合,严绍不喝酒或许会引来徐州人士的不悦,不过现在严绍的青州军可是徐州的救星,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跟严绍闹矛盾就是了。

    “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