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不好说,很多事情不能说,很多事情需要分清楚场合才能说,眼下就是如此。

    就好像现在一样,严绍回头看到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正站在城墙上面。若是换一个场合他还能将这个当成是一个趣谈跟人说道说道,可是换成现在这个场合他能说吗?

    总不能自己的心腹猛将正在前面拼杀着呢,自己却在后面对着别人说。“你们看,城墙上有个女的!”

    着要是真说了,严绍的这一世清名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不过话说回来...

    “这个小姑娘模样倒是挺俊俏的...”望着城墙上头的糜贞,严绍喃喃的道。

    那是自然,糜贞在下邳一直都是远近闻名的美人,每日里不知道有多少的登徒子徘徊在糜家的大门前。要不是糜家的门栏太高,恐怕大门口的门栏早就被人给踩烂了...

    “使君在看什么?”一个小吏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刚刚才思考些事情罢了...”说着严绍将注意力集中在战场上,就见甘宁跟曹洪仍旧杀的难分难解。

    两个人就如凶悍的猛兽,不断的将獠牙撕咬向对方的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