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为何执意要拜访那个糜竺呢?”返回城中,跨坐在马背上,甘宁有些不解的道。

    先前同曹洪的一番厮杀对他来说似乎全无影响,那曹洪的身上还多了几个刀疤,他到好,铠甲上面就连个刀印也没有。当然,这也算是间接证明了赵云的话,论起武艺,甘宁确实是要比曹洪强出不止一筹。

    若不是曹洪用的是以性命相博的手段,甘宁也不愿意在此人身上受伤,只怕曹洪的结果并不乐观。

    不过在回到阵中后,看着严绍同那糜竺相谈甚欢的场景,甘宁还是有些不太理解。

    对甘宁的话,严绍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了笑道。“每一个立身超过三百年的世家都有着相当强的传承,但是能混到在一州之内拥有巨大影响力的,通常都会有自己擅长的领域,那你说糜家擅长的领域是什么是什么?”

    “这…”甘宁一阵哑然,要知道他可是益州人士。后来因为不满于益州安逸的情况才跑到荆州去,一方面是为了讨生活,一方面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对冒险的追求。至于徐州吗,说实在的他真还不是特别了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