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竺有意讨好严绍,以求在这个乱世之中多一条退路。而严绍则是在谋求着糜家的庞大家产,不说是强取豪夺,但是给人做靠山也是要收取好处费的对吧?委婉点讲,叫招商引资也可以。

    双方在这个事情上,可以用一拍即合来形容,很是有点宾主尽欢的意思。

    “不过主公,这糜家确实是太富了点,我就是在临淄的时候也没见过比这更富的了…”就算已经在糜家呆了些时间了,望着四周的一切,管亥还是很难收起自己的下巴。

    其实不仅是管亥而已,就是其他人也是如此。到是不奇怪,严绍帐下的部将多是出身贫贱,如管亥、赵云这样的都是平头百姓,甘宁更是一方的水贼,就连李儒也是出身寒门,不然也不会做了董卓的女婿。

    跟以前不同,自从追随了严绍以后,管亥的地位可说是水涨船高。作为追随严绍最久的部将,管亥的能力或许在严绍帐下只能算是普通,可是却最受严绍信任,平日里也是赏赐无数。早就积累起了一个庞大的家业,甚至就连妻妾也有了好几个,不久前其中的一个妾室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