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刚刚的那个小侍女,严绍还真有那么一点兴趣。

    不仅是因为娇俏的容貌,之前的一番见解也是让人耳目一新。这种见解要是当世的一些谋士并不出奇,可若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就让人忍不住好奇起来了。

    可惜的是,无论严绍怎么张望也没有看到糜贞的踪影,到是让附近的人觉得有些奇怪起来。

    “使君,可是在找什么东西?”同旁边的刘备等人对视一眼,糜竺忍不住问道。

    这时宴上是一片狼藉,张飞跟甘宁都是当世一等一的猛将,这两个人斗在一块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就是用膝盖也能想的出来,这时宴上除了边缘一些的位置,几乎就连个能立人的地方也没有。

    作为主人家,在这么一个地方待客无疑是很失礼的,糜竺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个地方来宴请这些客人了——————糜家家大业大的,房舍无数,想再找个同样大小的房子还是很容易的。

    “没有,没什么…”严绍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眼睛还是在瞄着四周,不过这次的目光却是转向了房间外面。

    房间里一共就这么几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