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算是清朴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药香味。几个下人静静的站在房间的角落里,就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也就只有时不时会眨一下的眼睛还能证明这几个人,仍旧是活人一个。

    在这个被刻意营造出来的安静环境里,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悠悠的道:“最近元龙跟子仲他们都有什么动作?还是跟那个新来的严复先跟刘玄德往来密切吗?”

    开口说话的正是徐州之主陶谦陶恭祖,不过这个酸枣会盟时的群雄之一,如今却躺倒在病榻上,额头上面还枕着一个湿巾,满面的病容。跟当年的意气风发相比,这时的陶谦明显要苍老上许多。

    或许也只有那混浊的双目中,微微透露着的一丝光亮还能证明,这个已经重病在身的老者还并没有彻底的昏沉下去…

    可是…

    就算如此,又有谁能是时间的敌人呢?

    不说陶谦的资质本就很平庸,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守成之主,就是他真的是枭雄之属,难道还能敌得过时间这个敌人?

    “正是如此,主公…”望着病榻上的陶谦,曹宏目光露出了一丝担忧来,但很快就很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