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是上次的那个房间,仍旧弥漫着同样的药香味,刘备在打量着陶谦的同时,陶谦也在打量着这个算是小有名气的少年英雄。

    对于刘备,他了解的并不算是很多,与历史上不同,这个时代的刘备并没有抓住虎牢关前的机会,只是有着小小的薄名而已,陶谦也就没有对这个当初跟在公孙瓒身边的男人有过多的了解。

    可是现在...

    “玄德为解徐州之围,星夜而来,老夫却因为病重的缘故一直都没有与玄德好好相谈一番,心中实在是有愧啊...”轻咳了几声,在一个下人的搀扶下,陶谦勉强撑起身子。

    一脸病容的他,再也不复往日的风采,如今不过是一个躺在病榻上的干瘦老头罢了。再说的不客气一些,不过就是躺在这里等死而已...

    尽管如此,房间里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小瞧了此人,旁边服侍的下人们一个个的更是战战兢兢的,原因无他,不过是因为此人是徐州之主罢了...

    “陶府君说的哪里话,府君如此病重,哪里有府君来看备的道理,到是备来到徐州已有些时日,却不曾探望过府君,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