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从州牧府里出来,糜竺的心情多少有些灰暗,忍不住想起了家中的小妹来——————有的时候想想,糜贞的种种胡闹行为,其实也是一种很有趣的事情,给糜府带来了一丝欢快,不至于让气氛变得特别的沉闷。

    “小妹被禁足了这么久,怕是也闷坏了,下次二弟再来劝阻,就找个台阶下把小妹放出来吧...”

    将糜贞关了这么长的时间,糜竺也有些担心。当然,考虑到需要维持自身的威严,糜竺肯定不可能直接就把糜贞给放出来,总要等到糜芳跑过来求情顺势而为,这样一来可以把糜贞放出来,让她透透气,再一个就是不至于损害到他。

    只是这个时候糜贞恐怕没有想到的是,被他担心的糜贞,眼下正在府邸里陪着严绍东游西逛的,开心的不行,尤其是严绍将过往的一些经历或是有趣的事情拿出来说,更是让很少能离开下邳城的糜贞睁大了眼睛。

    而严绍在将自己童年时的一些糗事拿出来后,也让糜贞笑的十分开心。

    “.........所以说,那次是真的很倒霉,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那次的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