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天气越发的阴沉下来,狂风咆哮着,肆意的拍打着窗户,发出阵阵的响声,也给房间内的众人带来了一丝阴霾的气氛。

    当严绍发出质问的时候,恰逢一阵大风吹过,原本敞开的两扇门顿时狠狠的拍打在了门框上,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本就已经因为房间内的气氛而畏缩在角落里的下人门,顿时发出了一阵惊叫,尤其是那个负责给陶谦喂药汤的侍女,更是芊手一抖,将碗中的药汤给洒了出来,将白嫩的小手烫的红肿一片。

    要不是眼下的场合气氛,恐怕侍女已经叫了出来,然而此时也只能忍痛含泪,让自己的眼眶红了一圈。

    “这…”听到严绍的话,陈登跟糜竺等人都吃了一惊,就连一脸萎靡的陶谦瞳孔也在瞬间放大了许多,似乎很是吃惊的样子。

    与之相对应的,严绍等人却是一脸冷笑的看着他们,仿佛想看看他们究竟要用什么理由来搪塞。

    给于刘备粮食的事情,在徐州是件秘密,到不是说什么特别机密的事情。毕竟这次徐州方面给刘备提供了不少的粮食,光是经手的人就不少。但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