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台,怎么了?”看着孙观的表情似乎有那么点不对,管亥有些好奇的问道。

    青州军中,管亥是最早追随严绍的部将,孙观就是第二个。虽说两个人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合得来,可是两人的关系还是要比青州军的绝大部分人要强的多,过去在北海的时候也时常会互相饮宴。

    “这个…”孙观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该说。

    臧霸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陌生,就像曾经说过的一样,他跟臧霸都是泰山郡人,彼此互相熟识。而且关系很是密切,即便是追随严绍以后也时常会有书信往来。

    可以说要不是因为严绍当初激将了孙观一次,让他同管亥赌斗一场,现在陪在臧霸身边的泰山将领之中,恐怕就会有孙观的名字了。

    注意到孙观的神情,严绍也想起了孙观的出身来。

    虽说孙观并没有说过,严绍却记得他在历史上也算是泰山贼中的一个,而且地位不低,几乎可以算做是臧霸之下的第二号人物。

    “莫不是仲台你同这臧霸认识?”

    “正是…”孙观苦笑了一声,点头道。“我确实同这臧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