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邪相府外,尹礼等人正有些焦灼的在外面等待着。

    虽说严绍许诺将琅邪交给臧霸,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部交给,所给于的只是领兵的权利,至于治理的权利,则是一部分给了臧霸,一部分给了自己。

    比如说治理的地方官员,臧霸提名的,严绍不会去反对,反过来讲严绍自己也提名了一些人选。这种方式使得双方的关系显得比较融洽,也不至于会出什么大的问题来。

    臧霸是个聪明人,很清楚怎么做才会对自己有利。琅邪相看似是琅邪最大的人,实际上却并不如何掌握兵权,到不如骑都尉。尽管看上去官职不是很高的样子,可是在这个时代,骑都尉才是真正的中坚力量,掌握着一个郡国的军政大权。

    于是理所当然的,在严绍进驻莒城之后,就住在了原本的琅邪相的府邸内。

    至于臧霸他们自己,则是另外寻找了一个住处来居住。

    本来他们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至少不应该在相府门前来回的徘徊,可是这次他们却是为了一个事情而来,一个相当重要的事情。

    他们也很清楚,这个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