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青草被风吹动,仿佛波浪一般。

    要是被什么文人墨客之类的骚人看见,说不定就会有什么诗句留下,不敢说有多么经典,总比往日里这些人无病呻吟要来的强的多。

    可惜的是,这时留在现场的人里,却是没有一个会对这种事情有兴趣。远处旄旗飘动,两批军马黑压压的,放眼望去就像是两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方块。本来应该是青色的草地,也被染成了红色…

    血一样的红色…

    粘稠的血液沾染在草叶上,被风吹动,摇摇晃晃间滴落在泥泞的地上,同周围的其他红色液体融在了一块,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满是血液的泥坑。

    一只马蹄踩在了上面,泥坑里的血液迸飞到了四处,原本是个泥坑的位置上也清晰的出现了一个马蹄形状的坑。那些飞出去的血液很快流入了这个刚刚形成的坑中,将里面填满。只是泥坑里的液体上却是不断出现一层层的波纹,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催动它一般。

    “死!”一声怒喝,伴随着一阵垂死的惨叫,大量的血迹从天而降,洒落到刚刚的泥坑里。几乎只是瞬间就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