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您要是离开了,冀州军那边会不会?”

    临淄那边传来的消息写的很清楚,让黄忠立刻赶回临淄去,黄忠必定是要尽快赶回去的,这一点副将心知肚明,可是对面的冀州军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别看刚才的一番斗将,冀州军那边少说也有七八个将领死在了黄忠的刀下,从古至今,可没有什么战争是凭着斗将就能分出胜负的,所谓的斗将不过是一种激励己方士气的举措罢了,成功了当然好,可要是不能成功那也无所谓。

    最后真正比拼的,还是真正的实力。

    不然古往今来的那些战争,又何必招募那么多的兵马用来作战?只是养一些武力值强的惊人的战将不就行了?

    别看现在袁谭手里没有什么出色的战将,可是冀州兵马还是比较强的。这一点单从他们能同幽州的公孙瓒抗衡就能看的出来,公孙瓒在边塞足以让胡人闻风丧胆,手下兵马精锐无比,冀州军在同公孙瓒对抗的时候虽说是占着兵力上的优势,可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也是绝无可能的。

    而且袁绍宠溺袁尚不假,可是袁谭也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