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公孙瓒杀害了刘伯安,这对我们来讲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望着严绍还在那感慨着,李儒连忙开口道。

    说实在的,他也听说过刘伯安的名头,对于他的死也有些感慨。不过这些个毒士吗,本身就是性情比较淡薄的那种,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冷血。刘伯安死了,感慨一下也就算了,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考虑起里面究竟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好处了。

    “李大人,你怎么能说刘公死了,对主公是天大的好消息呢...”本来太史慈是在旁边听着的,听到李儒的这番话顿时不悦,也跟着责怪了起来。

    不怪太史慈会如此,一方面刘虞乃是这个世上仅存的几个名声极好的人了,在一个别忘了刘虞是东海人。而太史慈也是东海人,虽说两个人住的地方不太一样,可是这个时代的交通不便,两个人从某种角度上讲也算得上是同乡了。刘虞的话,更算得上是东海郡的一个骄傲,现在李儒说刘虞死的好,还说刘虞死了对于严绍来讲是个好事,太史慈要是高兴那才奇怪了。

    望着有些怒气的太史慈,李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