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拐角的位置,看着糜芳朝着糜贞的住处走去,糜竺也是松了口气。

    虽说将自己的弟弟推出去顶锅,这么做多少显得有点不厚道,不过让他亲自跑到糜贞的面前去告诉这件事.........对于这种绝对会破坏兄妹感情的事情,讲道理,就是糜竺自己也很怂啊...

    话是这么讲,不过糜竺倒是没有觉得自己做出了。他有着自己的考虑,如今刘备已经是徐州之主,作为他的臣属同时也是极为看好他的人,糜竺当然要想办法在刘备的身上投下重注,如此等到来日开花结果,他也可以借此获得更大的回报,糜家也有可能会因为这个而一跃成为真正的豪门,即便是不能跟如今的袁家比,起码也要比当今的大部分世家强出许多来,总不至于偏安徐州一隅。

    当然,他会这么考虑到不完全是为了糜家的利益,就像他跟糜芳说过的,糜家已经不需要靠出卖女子来换取利益。至于刘备这个徐州牧?说句大不敬的话,与其说是糜家需要仰仗刘备,到不如说刘备倚重糜家的地方要更多。

    别看刘备如今是徐州牧,可是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