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竺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反而觉得自己是为了糜贞好。他对糜贞的性情可说是极为了解,夜长梦多,因此糜芳那边才刚刚跑到糜贞那里去劝说,他已经整理好仪容,坐着车驾赶到了刘备的住处。

    刘备这时继承了陶谦的位置,已经成了徐州的州牧。不过他的位置毕竟是从陶谦手中继承过来的,陶谦刚刚病亡,他就将陶谦的家眷从州牧府里赶出去?这么做岂不是要给人留下话柄来?

    何况刘备是个务实的人,他很清楚什么对自己重要,什么对自己不重要。州牧府固然重要,可是刘备更看重的还是州牧这个头衔本身。

    宅邸再华贵,那也不过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

    无论是多么尊贵的人,最后所住的也不过是那区区几尺地而已。而且即便是最后真的住进去了,没有足够的实力,将来也难逃被人驱赶出去的结果。

    现在就将陶谦的亲族全部驱赶出去,固然可以住进州牧府里,可是刘备的风评怕就全都坏掉了。他在徐州能得到如此多的支持,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名声,没了名声,他还有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