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的犹豫不决,使得糜家兄弟十分不满。

    也难怪,糜家好歹也是徐州最著名的世家之一,不仅富可敌国,自身的实力也足够让人另眼相看。反观刘备,虽说已经成为了徐州牧,算作是一方之主,实则不过是个织席贩履之辈,而且就是他这个徐州也是糜家出了大力气在里面才能成功坐上去的。

    如今糜竺这个家主亲自登门,却被刘备如此对待,即便是糜竺再怎么看好刘备也不可能再登门上去,真要是那样,糜竺还要脸不要了?别说是糜竺了,相信只要是稍微有些自尊心的人都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别说是去刘备那里询问结果了,随后的两天时间里,糜竺甚至连刘备的州牧府也没有去过,这也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

    糜家的举动如此明显,刘备又不是张飞,如何能感觉不到。不过糜家的这番举动也让他为难了起来,说实话,这是一门好亲事。

    糜家富可敌国,乃是最合适的助力,无论最后刘备究竟想干些什么,糜家的财力都是不可或缺的助力。

    而且在成为徐州之前,刘备已经失去了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