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如云遮住了天空,数不清的士兵手持武器,神情激动的注视着前方。战鼓雷动,配合着时不时就发出的呐喊声,让几乎每个身临现场的人都热血沸腾。

    就在这时,鼓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战场中央也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几个呼吸之后,就见其中一方士兵忽然欢声如雷,而另一边的士兵却个个面色死灰,就和死了老娘没什么区别。

    “西凉军的鼠辈,此番可识得我马孟起否?”就见一个银家甲银盔的年轻将领骑在一匹白色的战马上,手中一杆长枪指向对面的西凉军。

    就见这个武将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面貌英俊,身披锦袍,满脸的桀骜不驯,反而透露着一股独特的风采。让四周人们的目光几乎不由自主的就被吸引了过去。

    这个年轻的将领正是西凉马腾的儿子,人称西凉锦马超的马超马孟起。

    不管锦马超这个称号眼下是否已经有了,一个不得不提的事情却是没有任何人能否认马超的武艺。

    几乎可以说尽管才刚刚二十出头,马超的武艺已经凌驾于西凉几乎所有人之上,这也是为什么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