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如何,严绍先前的做派都让房间里的大臣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严绍并没有将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偏偏他们却没有办法,谁让他们的手里就连一兵一卒也没有呢。但是在听到了严绍的话后,还是有人吃惊的道。

    “不守洛阳?”

    仍旧是那个张姓的大臣,望着严绍道。

    其他的大臣这次也没有阻止他,因为他们也很是吃惊的看向了严绍,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洛阳乃是坚城一座,就算是没有了守城用的军械,单凭坚固的城墙,他们也可以将追赶上来的西凉军拒之于外。可是现在严绍却跟他们说不守洛阳了?说实话,假如不是他们确信他们自己刚刚听的清清楚楚,甚至会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为什么不守洛阳?这里不应该是最适合的地方了吗?”

    “不错,凭着洛阳的城墙,我们完全可以坚持很久,为什么严将军你却说?”

    更有人看向了曹操,询问这是否是他跟严绍共同的看法。

    没办法,谁让严绍的态度并不是很友善,相较之下,他们跟曹操反而更熟悉一些。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