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对于李傕跟郭汜来讲,优势已经是非常的大了。

    白波贼根本就不顶用,才刚刚跟西凉叛军接触上,就已经隐隐有要溃退的架势。许多白波贼根本就是兵无战心,要不是后面还有人督战,恐怕已经要转身逃跑了,即便是有人督战,也是不断的后退着。

    其实也不奇怪,白波贼,原来不过是一些贼寇而已,对汉室本来就没什么忠诚可言。甚至不少的白波贼本身就是老百姓出身,因为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才会跑去做黄巾,对汉室还有些仇恨。

    真正愿意出兵的,还是上面的头领们。

    跟下面的平头百姓们不同,这些人已经过够了那种落草为寇的生活。虽说白波贼不过是一些贼寇而已,但是他们手中却有着足够的兵马,在这乱世中多少也算是个人物。自然是想要谋图个出身,现在的情况谁都看的清楚,黄巾已经是没什么盼头了,基本上成事的可能性小于等于零。

    这个时候还死抱着太平道的信念不放的,除了那些真正的死忠粉子之外,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这些白波贼里面到也不是说连一个死忠粉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