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郭李二人吃了这么大的亏,指望他们跟上次一样将全部兵力投入进来是不太可能的。除此之外,尽管上次二人的损失很大,可是在兵力方面,二人还是占据着相当程度的优势,这也是必须要正视的。

    “如此说来,诸位就连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听到两人的话,杨彪忍不住皱眉道。

    “到不是说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像大人之前说的,直接抛弃洛阳往关东去却是不太可能了。郭李二人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离开,必定会尾随追击。天子的车驾本就速度很慢,又有许多人沿途跟随,速度不可能快的起来,而李傕他们的兵马又多是骑兵,速度快,机动性高。这里不是函谷关,没有关隘可以给我们留守断后,就算是我们留下兵马断后,只要那两个贼子分出兵来包抄,天子就会陷入危险当中。”严绍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能离开的原因。

    当然,到不是说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像最初说的那样,天子完全可以轻车简驾,自己带着少数贴身的人悄悄的跑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