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西凉军的战线不断推进,而对面的联军,其他几支兵马到还好,虽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却也可以勉强保持着战线。只有白波贼,却是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面对着身穿铠甲,手持长矛的西凉兵,手里面只有木杆削成的长枪,身上也是连个布甲都未必有的白波贼,根本就不是对手。

    那些木杆削成的长枪刺在西凉兵的身上,甚至都很难造成什么损伤,也就只有刺在诸如脸部或是其他的一些要害上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点作用。

    可是这种木头削尖的东西,只是使用了几次,就会变钝,再也没有办法使用。若实在其他的地方,还可以从地上捡起一些兵刃来用,可是在这种千军万马的战场上,却根本就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有一个看上去很是悍勇的年轻人,手里的木枪至少捅杀了三四个西凉兵,可是等到他在对付第五个的时候,手中的木枪刺在对方的脸上,却只是将对方的脸弄出了一个巨大的伤口来。

    看到这一幕,拿年轻人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武器,发现枪尖的位置早就变得钝,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