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马鞭轻轻的敲打在掌心的位置上,李傕的脸上露出了骄横的神情,就如他当年在皇宫时面对刘协时所露出的神情一样。而在他的旁边郭汜的神情虽说含蓄了很多,却也一样有些得意,看向战场时的目光也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在二人看来,自己现在是胜卷在握。不,确切的说,是胜卷已经快要被他们给捏烂了,几乎不可能会有失败的事情发生。现在完全可以讨论一下获胜之后,究竟该怎么去惩处那些胆敢反抗自己的人。

    天子身边的那些大臣们,肯定是需要处理一遍的。假如不是他们在旁边鼓动,在二人看来,单凭那个少年天子还真未必有胆量敢反抗他们二人,更不可能从西凉叫来马腾吸引自己二人的注意力,而后偷偷的跑出长安去,他们俩可不觉得那个少年天子能有这样的能耐。

    所以在解决了这次的事情之后,那些大臣们必须要清理一遍,把过去那些一直都在跟他们作对的大臣们全部抓起来,而后视情况来决定,只留下还算老实的那些大臣————这两个人到也还算聪明,清楚满朝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