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吕布抬头看向高顺,就仿佛是头一次认识了他一样。

    高顺的那张国字脸上,仍旧是严谨的很。只是这张脸说出来的话,却真的是一丁点都不严谨。

    “严绍此举,不过是想要利用主公,让主公与刘备敌对。如此他就可以从中取利,最起码也可以消除后顾之忧。只是主公先前已经背弃了丁建阳和董卓,而刘备此人对主公有恩,名声也好的很,若是再如之前一样,只怕主公身上的骂名就再也摘不掉了。小沛虽说不是久居之地,主公也不宜心急。而应该先利用这一点,向严绍所要军械钱粮,借口扩充实力。如此将来若是事情有了变动,就可以东向下邳,夺占徐州,事不成,至少也能捞到许多好处...”

    这下吕布是真的睁大了眼睛,讲道理,自从高顺在他帐下,就一直都表现的非常老实。没错,有能力,但是却老实的很,甚至到了让人觉得有些讨厌的地步。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吕布对高顺安心的很,不怕自己的这个部下会耍什么花样。

    历史上在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时,吕布部将河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