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那个下人慌慌张张的时候,糜竺的心里很是不悦。作为如今糜家的掌舵者,他对自己家中的奴仆要求的十分严格。,没错,平日里的他同刘备还是很合得来的,尤其是在对待下人的问题上。至少他也觉得下人是人,不应该当成是货物或者是动物一样来对待。‘

    可是另一方面,他对待下人却是异常的严格。认为只有很好的完成自身职责的下人,才值得他去认真对待,而对于那些根本没有很好完成自身职责的人,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过去的时候,糜家的那些下人们,也都是如此的要求着自己的。

    糜家能够在只有两兄弟的情况下,成长到今天的徐州三大世家,完全不逊色拥有老狐狸陈珪的陈家,并非是没有理由的。而作为三大世家之一的曹家,如今却被另外两家压的半点存在感都无,更非没有道理。

    可是现在,这个下人居然如此的慌乱,实在是让糜竺不满的很。要不是刘备就在旁边,他也不愿意让外人看了笑话,恐怕已经开始收拾起这个家伙了。

    然而就在刘备心里这么想的时候,那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