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帐里面,严绍满是奇怪的反问道。

    天可怜见,假如吕布跟黄忠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内幕,看着严绍这无辜的表情,恐怕还真以为严绍是无辜的呢。

    黄忠跟吕布尚且如此,就更不用提对面的马超了。

    看着严绍无辜的神情,马超也犹豫了那么一下。

    “难不成真的像这个人说的一样,是小妹那边出的问题?”

    要是换作是一般家的女孩,马超都不会带有这样的困惑,可是马云禄就...

    西凉女儿,本来就是敢爱敢恨的性格,到不是说没有大家闺秀了,但是那种泼辣一些的性格,在西凉也同样深受喜爱。马家父子也是一样,对于自家女儿的性格,马家父子可是喜欢的很。连带着对马云禄也是多有宠惯,小的时候还好,等到大了以后,凭着马腾在西凉的权势,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干的了。

    甚至在马云禄才刚满16岁的时候,手上已经有了几条人命,可以想象她的性格到底怎样了?

    冒充一下马腾或是马超的笔迹,写一个书信,在马云禄看来可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想到这里,马超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