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窗外的火光还有四周响起的喊杀声,张飞一时之间也有些慌乱。

    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怒火。

    “是何人作乱!”将那个报信的人一把抓过来,张飞厉声喝问道。

    他本来长的就相当的骇人了,如今又是在暴怒的状态下,这一嗓子几乎快要将那人给吓死。

    就见在张飞的这一喝之下,那人居然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半天也不动弹一下。看到他这个窝囊样子,张飞不耐烦了起来,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这时似乎是看见同伴已经无法回答了,旁边的一个人连忙开口道。

    “暂时还不清楚,但据说是外地人的口音...”

    这个时代,区分一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主要是通过口音和生活习惯两种放弃。考虑到现在的情况,观察生活习惯是不太可能了。天色这么黑,又是这种危机的情况下,人家也不可能有那么闲心让你来仔细的观察。

    唯一能辨别身份的,只有口音,这其实也是这个时代最主流的一种方式。

    口音这种东西,即便是在后世也非常常见,每个地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