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绍能够得到冀州,与他的出身有很大关系。

    汝南袁家,在汉末时期可说是闻名天下,自袁良以后,至其孙袁安官至司空、司徒,安子袁敞及袁京皆为司空,京子袁汤为司空、太尉,汤子袁逢亦至司空,逢弟袁隗亦至三公、太傅。四世中居三公之位者多至五人,故号称“四世三公”。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袁氏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这其中也包括了冀州。

    讲道理,无论袁绍鸠占鹊巢这一手究竟有多漂亮,他毕竟是一个外来者。身为外来者的他能如此顺利的占据冀州,本身也是说不过去的事情。韩馥是无能不假,但是却并不是一个暴戾的人,在冀州的这段时间不敢说将冀州弄的国泰民安,好歹也没有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在韩馥打算将冀州让给袁绍的时候,沮授和其他的一些文武官吏更是劝阻韩馥,可见韩馥在冀州还是有些人望的。

    (公元191年,在韩馥打算出让冀州时,沮授与长史耿武、别驾闵纯劝谏说:“冀州虽然狭小,能披甲上阵的有百万人,粮食够支撑十年。袁绍以一个外来人和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