湍急的河水上,近百艘大小战船齐齐驶向北岸。

    其中的十余艘楼船,全都停在了靠近北岸的位置,楼船上的弓弩手将箭雨洒向对岸的冀州军。剩下的战船也在这箭雨的掩护下,快速的靠近黄河北岸,寻找登陆的位置。

    每个人都很清楚,这将会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血战,可是军令如山,即便是清楚这一点,他们也别无选择。何况对于久经战阵的青州军而言,对面的冀州军人数众多不假,却未必就真的放在眼里了。

    “快,给我用力划,就快到岸边了!”

    躲在盾牌后面,一个军官对着身边划船的水手大声的呼喊着。

    眼见就要抵达岸边了,这个军官也不免着急了起来。

    在军官的呼喊声中,船只上的水手们奋力划动着,可就在这个时候,流矢划过了天空,居然恰到好处的穿过盾牌的缝隙,射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个军官在脖子中箭了以后,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他在周围人们惊恐的目光中,用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

    嗯嗯,不好意思,后面的一定尽快补上!!!

    一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