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身经百战的武人,都拥有着相当出众的直觉,正是凭着这种直觉才能让他们在历次的征战中顺利的活下来。所以在看到那个骑兵的时候,张郃本能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说实在的,这其实和直觉也没太多的关系,毕竟无论是谁,在有人慌慌张张的朝着自己这边跑过来的情况下,都不可能会觉得对方传来的会是好消息吧?

    眼下也是一样,可是张郃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传来的居然会是这么一个坏消息?

    “这怎么可能?军师不是已经在上游的方向将滚木放下来了吗?青州军的人就算是在上游架设了浮桥,也应该已经被撞毁了才对!”

    就好像那艘已经被撞沉的楼船一样,彻底的沉默河底。

    “将军,小人绝对没有谎报军情。”看着张郃英武的脸庞上写满的不信,那骑兵也忍不住大声的道。“那个浮桥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先前军师安排的滚木又多已经被放了出来,剩下的一些也不能对浮桥造成什么有效的打击,甚至反而被对方拿来加固浮桥了...”

    说到这里,那个骑兵也显得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