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正在从浮桥上慢慢挪动过来的青州军将士们,甘宁将已经湿透的上衣脱掉,心底也松了口气。

    他之前所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混迹在渡过黄河的小船中间,在其他的青州军将士们开始偷偷建造浮桥的时候,自己却只是将一根又一根的绳索从黄河的对岸弄过来,就这么放在黄河的水底。

    最初的时候,甘宁还真不明白为什么严绍要他弄的这么费事。反正浮桥已经架设好了,多这一个不多,少这一个不少。直到黄河上游那些滚木顺河而下,将之前架设好的浮桥全都撞毁后,他才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深意一一一一一要真的是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干,眼前的这个浮桥怕是已经很其他的浮桥一起变成残骸漂下去了。

    好在甘宁还是听从了严绍的命令,先将绳索藏在了河底。等到滚木基本上都下去了以后,才将绳索拽了上来,然后又将之前渡河的船只一个一个的停靠在绳索上,再进行一些简单的加固,前后耗费的时间不多,一个浮桥也就出现在了黄河上面。

    这样的浮桥和真正的浮桥相比,肯定不会特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