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过黄河,对于严绍而言意义重大。

    平原,原本就是青州中的一部分,可是自从严绍成为青州牧以来,就从来都没有获得过对平原的实质掌控权。这对于一向表现的十分强势的严绍而言,无异于是一个讽刺。

    青州的世家对严绍的支持度一向很高,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严绍出身于北海,算是青州自己人。就像过去曾经说过的,越是交通不便的年代,对于乡里的情怀也就越重,眼下自然也是如此。

    其二,就是严绍一向表现的十分强势,还是北海太守的时候,已经压的作为刺史的焦和无法抬头,成为了青州牧以后,更是使得原本混乱不堪的青州彻底太平了下来。

    可是同样的,作为一个强势的州牧,有一点是需要保证的,那就是自身辖地的完整性。严绍是青州牧,可是青州却有相当一大块的地方不归他管,这显然影响了他在州内的权威性。

    其实这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比如说荆州的刘表,手底下的荆州就有相当一部分被袁术占据。还有陶谦,也有相当一部分的领地不归他管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