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城墙上仍在坚守的守军,严绍也不禁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没想到袁绍帐下的兵马居然如此顽强,这么些时日了,还在坚守...”也不怪严绍发出如此的感叹,在他的印象里,袁绍的兵马一向不算如何的强悍。

    里的河北兵马暂且不提,那毕竟是,和现实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严绍也不会是那种把和现实弄混的人。这些年来,青州军和冀州军的冲突,多是以青州军获胜告终,冀州军的表现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

    这也算是加深了严绍对冀州军不能打的印象,袁绍在同幽州公孙瓒的作战中,时常失利也似乎印证了他的看法。论物产,冀州比幽州富饶许多,论兵马也多出两三倍出来,论帐下的谋臣猛将,袁绍更是强了公孙瓒不下百倍。可是到现在公孙瓒还活的好好的,除了冀州军无能之外,严绍想不出别的原因。

    可是现在呢?

    投石机扔出去的石块几乎快要堆满城墙,冀州军的兵马仍在顽强抵抗着,射出来的箭矢数量一点也不比青州军的少。望着城墙下密密麻麻的箭杆,严绍揉了揉自己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