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时分,号角再一次的响起。

    大批的士卒自营房中走出,披上甲胄,集结在了一块。与之相对的,则是对面平原城的满目疮痍。连续多日的攻城,已经让这本来就不甚雄伟的城池变得残破起来,城内守军的士气更是低落到了极点。

    这点上,从这些日子以来,城中守军只是被动的守城,一点举动都没有就能看的出来。

    任谁都清楚,困守城中是多么被动的事情。粮草,饮水,这些都需要从城外取得。别的不说,光是饮水这一项,单凭城中的几口井就远远不够,往日都是从城外的河流获取。这些日子下来,城中守军几乎是又饿又乏的局面。

    “主公,张郃已经被我们逼入死角了...”

    望着城头垂着的旗帜,黄忠在旁边低声道。

    严绍闻言,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

    任谁都能看的出来,张郃已经被逼入死角。然而严绍真正担心的还是审配他们带下来的三千骑兵,如今究竟在什么位置。就如之前说过的,三千骑兵,说多不多,却不是一个可以轻视的力量,用好了,甚至足以扭转一场战争的趋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