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绍是在吵杂的声音中被惊醒的,不等门外的亲兵拉开幕布进来,严绍已经先一步从床上翻身起来,身上还穿着入睡前所穿的单衣。

    只有穿过盔甲的人才能明白,穿着这东西究竟是有多不舒服。至于穿着盔甲入睡这种事,除非军情紧急到了一个地步,不然绝不会有人这么干,因为压根就很难睡得着...

    若不是如此,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将领遭到夜袭后,死于乱阵之中,实在是来不及着甲。

    眼下青州军局势占优,四周又有许多斥候和暗哨,不必担心夜袭的问题。作为统军的主帅,也不需要严绍上阵,自然也就可以穿着一身单衣,舒舒服服的躺在床榻上面了...

    只是现在,望着黄河方向火光冲天,严绍的神情就如这时的气温一样寒冷,让问询赶来的一些文武都忍不住低下头来。

    “查明是什么情况了吗?”严绍眯着眼睛,冷冷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听到严绍询问,旁边的一个将领连忙回答道。“末将刚刚派人去查探,只是暂时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虽说暂时还没有消息传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