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说审配的计策还是很简单粗暴的,先是用滚木吸引守军的吸引力,再让文丑带着兵马冲杀上去将渡桥连着周围的辎重焚毁。

    “那损失如何?”见严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黄忠连忙追问道。

    其他人也纷纷侧过头来,这可算是他们当前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了。渡桥被焚毁,也就意味着短期之内,度过黄河的这些兵马很难得到充足的粮草补给。若是无法尽快恢复原样的话,很难说这边的情况是否会发生些什么变化。

    “损失很大...”偷偷摸摸的看了严绍一眼,那将领低头道。“几个渡桥几乎全都被焚毁了,只留下一些残骸还在河面上。已经从南岸运送过来的辎重,除了已经存放好的之外,剩下的也都被焚烧殆尽...”

    那文丑领着兵马冲过来,第一个冲着的,就是渡桥了。

    这次北伐冀州,严绍动用了全州的力量,包括青州境内的大半兵力。需要消耗的粮草堪称天文数字,许多粮草从南岸运送过来之后,就直接堆放在岸边的位置。按理来说,这么做也没什么,毕竟前方严绍的兵力已经围困了平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