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发石弹落在城头上,将墙垛和周围的一大块地方都砸的七零八落。被砸中位置站立的守城军士非死即伤,周围的守军也都狼狈不堪。

    抹去脸上的灰尘,张青呸呸两声,将嘴巴里面的尘土吐出去。

    刚刚的一发石弹,不仅带走了三个守城军士的性命,也弄的他满身的尘土。

    然而在清理了嘴巴的尘土后,张青还是连忙直起身子来,透过墙垛探头看向外面的青州军,片刻之后,拉开手里的弓弦,朝着其中的一个目标射了过去。

    城墙下密密麻麻的青州军,在他看来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靶子了,根本不需要去刻意的瞄准,几乎每箭都必定能射中一个目标。

    十几箭下来,死伤在他手里的青州军至少也有八九人之多。

    若不是下面的军士不少人都带着个盾牌,张青的箭也有不少是射在了盾牌上,怕是伤亡还要更多一些。

    “这些该死的青州军,真是怎么杀也杀不完!”

    连续开了十几次弓,手臂也有些酸痛,张青躲在墙垛后面歇息的同事,望着下面仍旧没有减少数字的青州军,忍不住暗骂道。

    若是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