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田丰、沮授又或者是审配、逢纪都是偏正统的谋士,无论是排兵布阵还是战略谋划都很强,可要论及对人心的掌握却远远不如贾诩,就连李儒也要差上一些。

    鞠义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要想正面击败很困难。可是换一个角度讲,想要解决掉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容易了...

    而解决鞠义的关键,就在于袁绍...

    听从了贾诩跟李儒的计谋后,严绍领兵与袁绍相持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除了互相领兵厮杀之外,严绍还派了一些细作经常趁夜往鞠义营中射箭。箭上绑有书信,或是一些敬仰鞠义的话,或干脆就是白纸一张。

    说是趁夜,偏偏派去的细作还经常是往人多的地方射箭,弄得鞠义营中不少人都知道此事。

    刚开始时,鞠义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两三次之后才反应过来。只是没等他前去袁绍禀报此事,袁绍派来叫他过去的亲兵已经赶到了鞠义的营帐前。

    鞠义以为袁绍也知道了这事,有心去解释一番,谁想压根连袁绍的面都没见到。才刚刚离开先登营的大营,已经被袁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