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门楼上,吕布的尸首依旧挂在那里,曾经在他手中威风八面的方天画戟也被人扔下了城墙,曾经是徐州核心的下邳在被水淹过后,显得有些狼狈,曹操的心情却很不错。

    击溃吕布,让曹操拥有了兖州全境及豫州和徐州的部分领土,四舍五入一下也能勉强算做两州之地,一跃让他成为了诸侯中的翘楚,也算是正式拥有了可以和袁绍、袁术及严绍正面掰手腕的实力。

    再加上刚从吕布帐下收降的几员骁将,哪怕州牧府里潮湿不堪,一步一个泥坑,走到府第内时鞋子和前襟都被弄的全是泥水也无法掩盖曹操脸上的喜意。

    “玄德,快坐快坐。”

    进了府邸内,曹操并没有直接到主位坐下,而是朝着刘备招了招手,示意他到州牧的座位坐下。

    关羽和张飞见此脸上露出喜意,刘备却一脸慌乱的摆手道。“不敢不敢,备已经失了州郡,能回徐州都是有赖曹公相助,哪里还敢窃据州牧之位...”

    显然是打定主意,无论曹操说什么都不会坐那个位置。

    看到刘备的表现,他背后俩兄弟咋样暂且不讲,曹操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