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狂徒,安敢陷害本官,昨夜贼人与本官何干?”

    提督怒道。

    “提督大人敢说与你无关?”

    见提督惊怒交加的样子,韩东暗爽,继续说道:

    “昨夜被抓的贼人已经招供是沙河帮的人,昨日我师父亲手将沙河帮帮主阿洪抓到衙门,却被提督大人当场释放!”

    “请问”

    韩东盯着提督,说道:

    “若昨夜火烧宝芝林的沙河帮贼人与大人无关,为何你要纵容沙河帮在佛山闹事,甚至我师父将贼人之首捉拿归案,却也被你亲手释放!”

    “白天才释放贼首,夜间就命令贼人来火烧我宝芝林,提督大人,你也太性急了吧!”

    “你……你……”

    提督指着韩东,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

    韩东说道:

    “要不要把昨夜被我们抓住的贼人带出来问话,看是不是提督大人蓄养的私兵沙河帮?”

    “混账!”

    提督大骂道:

    “就算昨夜烧你们宝芝林的是沙河帮的人,跟本官有什么关系!”

    “大人如何解释昨天释放沙河帮贼首阿洪一事?”

    韩东咄咄逼人的说道。

    提督又说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