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天和自己决斗的那个少年。

    认出了韩东的声音,严振东皱了皱眉,让梁宽去开门。

    江湖险恶,严振东在外漂泊多年,对他人,尤其是武功高手自带警惕之心。

    换成伤好之前,严振东可能会担心韩东找他的动机,但现在自己伤势已好,并不畏惧。

    开门后,一个短发的高大少年走了进来。

    正是韩东。

    虽然几个月没理发,头发已经长到了耳根下,但在这个时代,还是被人看做短发对待。

    韩东这几天请民团的人帮忙,找到了严振东师徒的落脚地。

    进门后,韩东首先对严振东作揖行礼,道:

    “见过严师傅!”

    待严振东回礼后,韩东说道:

    “我今日过来拜会严师傅,是来道谢的!”

    一旁的梁宽不解的看向韩东,严振东说道:

    “韩师傅客气了,你的功夫不下于我,何来道谢一说?”

    韩东笑道:

    “严师傅谦虚了,韩某有自知之明,武功修炼远不如严师傅,所依仗的,不过是天生的身强力壮罢了!”

    “那日我败于严师傅手下后,我师父为我疗伤,曾说过,严师傅手下留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