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蒙蒙亮,一夜过去了。

    上岸前,韩东和严振东用拳头砸穿船底,任由小船沉入海里,然后在梁宽的引领下上了岸。

    上岸后,歇息了一会,韩东对严振东说道:

    “严师傅,这次我们携手合作,除掉了这些恶人,当浮一大白,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我要回宝芝林,严师傅怎么打算的?”

    严振东沉思了一会,说道:

    “韩兄弟,承你的情,这次有所收获,我严振东从山东老家出来,已经十几年了,现在想回老家看看!”

    说完,严振东转头对梁宽说道:

    “阿宽,我要回山东,你是跟我走,还是留在佛山?”

    严振东离开家乡十几年,现在有了钱,一下子思乡心切起来,便想回家了。

    不过梁宽虽然拜他为师,但却是佛山本地人,严振东担心梁宽不愿离开,故有此一问。

    但显然严振东多虑了,梁宽在佛山无依无靠的,加上年轻,对佛山并没有什么留恋之情,回答道:

    “我当然是跟着师父了,您去哪我就去哪!”

    严振东点了点头,看向韩东,说道:

    “韩兄弟,事不宜迟,为了防止被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