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点上,高谈圣为人确实有底线,风骨犹存,没有因为雄阔海杀官的行为,就将之拒之门外。

    也没有打算像一些小人一般,事后将罪行推到雄阔海身上,奉行嫁祸他人,自己则明哲保身的原则。

    高谈圣亲自在城门口迎接,对着马上的雄阔海一个深鞠躬,说道:

    “多谢雄英雄相助,相州百姓才得以保全,高某这里代城中父老乡亲谢过了!”

    雄阔海连忙跳下马来,上前搀扶起高谈圣,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高刺史为官清廉,造福一方百姓,俺老雄向来钦佩,这次诛杀麻叔谋狗贼,是俺分内之事,不敢担高刺史如此大礼!”

    高谈圣直起腰来,对着雄阔海正待说些什么。

    雄阔海却突然大声说道:

    “高刺史,这麻叔谋狗贼,是昏君杨广手下的一条狗,种种恶行,都是昏君纵容而成!”

    “此番我等诛杀了麻叔谋这狗贼,必然惹怒昏君,高刺史,咱们不如干脆反了吧,俺老雄拥你为王,保管昏君不敢来惹!”

    高谈圣大惊,连忙摆手说道:

    “不可,不可,雄英雄,不可出此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