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有那么一二个机会,可以出一锤攻击。

    二百二十回合后,裴元庆完全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二百三十回合后,裴元庆手忙脚乱,锤法渐渐溃散。

    “咚”

    裴元庆右手锤落地,浑身大汗。

    韩东不为己甚,收回了血影战枪,在马上气定神闲,看着裴元庆,微笑说道:

    “裴将军,得罪了!”

    裴元庆坐在‘抓地虎’上,手足无措,脸庞涨的通红,一副不能接受现实的样子。

    这么傲气的人,很难接受失败!

    毕竟是个才十四岁的孩子!

    韩东跳下马,捡起地上的铁锤,上前递给裴元庆,笑道:

    “裴将军,不用如此沮丧,韩某今年二十一岁了,观你才十四岁,我比你多练了七年功夫,今日之战,算不得什么!”

    顿了顿,见裴元庆坐在马上不说话,也不伸手接铁锤,韩东又说道:

    “韩某十四岁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武艺低的一塌糊涂,常被人瞧不起,裴将军现在就已经和我相差不大,等到了我这年龄,必然远胜于我!”

    听了这样的话,裴元庆当即振作起来,看向韩东,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