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盘膝在地开怀畅谈,不知不觉间,天色开始发亮,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突然,土库曼看向韩东,问道:

    “伯兰,你修行多少年了!”

    韩东却眼带茫然,看向土库曼,一脸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大人,我没听懂,你说的是哪里的方言?”

    “呃!”

    土库曼一愣,突然失笑道:

    “不好意思,一时口快,将我家乡的话说出来了!”

    随即,土库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的家乡在两万亿公里外的南旺领域,小地方,口音很重,外地人通常都听不懂!”

    “哈哈!”

    韩东开心的笑道:

    “游历天下,乡音难忘,太正常不过了,我的家乡口音同样很难分辨,有时候也会不经意的说出来,哈哈!”

    “呵呵!”

    土库曼跟着笑了起来。

    笑罢,土库曼这才说道:

    “我刚才是问伯兰兄弟,你修行多少年了,什么时候获得血武者称号的!”

    “原来是问这个啊,呵呵!”

    韩东恍然大悟,回答道:

    “我修行有一万多年了,不过融合三枚血洛晶,获得血武者的称号,却只是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