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土库曼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却依旧慢了一毫。

    护身光圈成型之前,那把凝聚了金、空法则的一枪,已经刺透灰袍,进入了他的防护圈之内。

    ‘噗嗤’

    鲜血四溅,长枪刺入土库曼的胸口。

    这个时候,土库曼才看到韩东的身形。

    透明深邃和亮眼的黄金色法则秘纹萦绕周身,神秘而尊贵,面无表情,眼眸幽深难测,整个人散发着莫名的惊心动魄。

    但真正让土库曼惊心的,却不是这些。

    尽管在如此时刻,生死决于一线之际,他依然无法感知到对面这个寸头青年的半点气息!

    连那明显是法则秘纹化的秘法杀招,法则威压也尽皆收敛,杀意全无,似乎对方只是在跟他开玩笑一般!

    甚至,哪怕已经被刺中并且实实在在的受伤了,可土库曼却依然感受不到一点杀机!

    一切都那么的无声无息,若不是肉眼亲自看到,身体感受到伤口,土库曼简直要以为自己在做梦,或者是身处某个幻境之中!

    当他当然不是在做梦,更不是在幻镜之中!

    对面是一个狡猾且凶残到极点的可怕敌人,刺入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