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多添了两门课外课程,关平安更忙了,忙得根本顾不上多观察吉祥为何突然进步了很多,也专业了很多。

    凭想象,她估计这变化多少和李婶有关。她其实无所谓的,只要能按照她的要求完成日常事务就是好同志。

    可李婶他们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还特讲究尊卑有别。如李婶就根本见不得吉祥和她这个小主人谈话时的随意。

    说难听一点就是李婶非要吉祥要对她这个小主人唯命是从不可,不能讨价还价,还要语气尊敬不可。

    要说李婶错了吗?还真不好下定论,毕竟其心可嘉。换个角度去分析的话,对方又何曾不是为了吉祥着想。

    她是无所谓,可不等于家里长辈就无所谓,不等于她哥和小北也无所谓。这样也好,进步了总比有所松懈好。

    虽说还是没法跟如意相比,但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她还是挺满意的。否则,她就只能再多调一个人过来。

    要是吉祥到时还是没有危机感,那她只能遗憾改动计划。慈不掌兵,她可以装痴卖傻,但身边伺候的人真不行。

    非她要求过高。身为她的贴身管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